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纯净水】【Room 1301】姐姐果然没有爱上妹妹。

姐姐果然没有爱上妹妹。

两个人都是女生,还是双胞胎姐妹……被妹妹告白说自己的男朋友就是妹妹扮演的,妹妹对自己抱有恋爱的感情这样的,没法明白的吧……一般都没法明白的吧。

但那只是一般人没法明白。无关紧要的一般人。

正如日奈所说,这种程度的变装,在意她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,会被骗到的只有不在意她的人,就像——佳奈。喝咖啡时皱起眉头加糖的日奈,洗澡时使劲盯着别人胸部的日奈,这些都没能注意到的话,也没有其它解释了吧。

人和人的关系还真是纠结呢。

 

翻翻Room 1301系列,第一卷好像是2003年出版的。那个时候的我正在做什么呢,不禁就这么想了起来。

然后现在的你呢?

和那时相比,现在的你变化很大。

童话,百合,抑郁,耽美,也有好好努力过。

而现在的你又如何呢?

初恋,婚姻。如何,幸福么?

而我又如何呢?

变了么?

其实我们谁都没有变吧。尽管不断捏成各种形状,灵魂的颜色和质感,一点偏差也没有发生。我们只是从相同的地点出发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,在漫长的时间里各自寻找自己的居所罢了。虽然没法从一开始就断言,我就知道一定会变成这样的。但是事到如今,果然就是这么一回事啊,这样的说法总是可以打从心底接受的。这些相聚别离的往事,用膝盖读读也能明白不过是陈腐不堪的剧本。不过,大约我并没有被你们在意,所以这三条道路绘制的图案在你们那里其实是两条吧,或者其实只有一条?

也许其实我也没有曾经在意过你们。这么想的话,无论对于谁都是最好的处理方法吧。所以大约就是这样没错。而且对于被我所不在意的那些朋友们,这样才是最公平合理的态度吧。

毕竟,缘的总量是一定的呢,在那以年计算都无法用一只手数清的时光里,毫无营养的言语和没有意义的事件已经花费了多少的缘呢?现在我们各自仰望着不同的天空,看来是没剩下什么缘再次相遇了。

其实呐,人和人的差别,比人和猴子的差别要大吧?虽然婴儿常常被看成白纸一张,但其实婴儿也是很不一样的哟,肤色啊瞳孔啊还有出身和遗传之类。所以,放在最中心用来做比较参考物的,果然还是那只猴子吧?恩,我们共同的祖先,其名为古猿藤吉郎的猴子。然后呢,我们向不同的方向演化下去,各自的距离大到无法听见彼此心声的程度。

 

日奈和佳奈的事情,我没有经历过姐妹爱也无法理解,或许我也理解了许多,又可能这只是我的自以为是。

嘛,结果不都一样么,所以怎样都无所谓啦。

//////////

Room 1301 还剩一卷… 这里面的男男女女我都蛮喜欢的啊——也许佳奈除外?但佳奈是日奈喜欢的人,正所谓没有佳奈便没有这样的日奈,否定了佳奈便也否定了日奈,所以不带着日奈的份一起喜欢她是不行的吧……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所有的数都可以用20个以内的汉字表达

 

问题出处:

错误证明搜集 http://www.matrix67.com/blog/archives/3718  中关于:

        自然语言的表达能力(原文http://www.matrix67.com/blog/archives/380

定理:所有的数都可以用 20 个以内的汉字表达(比如 25852016738884976640000 可以表达为“二十三的阶乘”,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可以表达为“一后面二十三个零”)
证明:反证,假设存在不能用 20 个以内的汉字表达的数,则必有一个最小的不能用 20 个以内的汉字表达的数,而这个数已经用“最小的不能用 20 个以内的汉字表达的数”表达出来了,矛盾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定理明显是错的,因为 20 个汉字的组合是有限的,而数是无限多的。这个证明错在哪儿了呢?我也没办法一针见血地道出个所以然来,大家一起来讨论吧。

    有趣的是,我们有一个与之相关的(正确的)定理:存在一个实数,它不能用有限个汉字来表达。这是因为,有限长的汉字字符串是可数的,而实数是不可数的。更有趣的是,这个定理的证明必然是非构造性的。

 

原定理的证明是没有问题的,除了最好指明“不能用 20 个以内的汉字表达的数”是指这样一个数:所有的20字自然数表达规则都无法表达它。当然下面那个“因为 20 个汉字的组合是有限的,而数是无限多的”的考虑方式也是正确的。

 

为什么定理是正确的,我们考虑一个类似的定理:

所有的人都可以用4个字以内的汉字来命名。

 

这里会出现奇怪问题里的原因在于:因为使用了自然语言描述问题的原因,问题有2种理解。以上2个证明各自取了不同的理解。

1. 存在一种表达规则使得所有的数都能被表达

2. 对指定的数字是否能有一种(20字以内)表达方式。(原定理按此方式理解)

 

事实上,从字面意思上来讲我更倾向于第二种理解。但因为是数学问题,文字隐约的指向第一种…

 

这2中理解,术语一点讲,是集合(汉字组合)到集合(数字)的映射(表达方式)的问题:

1. 存在这样一个映射,它是满射。(这个显然不对,见原文关于有限集和无限集的讨论)

2. 对任意一个数字,存在一个映射,使得此数字关于映射的原象不是空集。(这个原文给出了反证法的证明)

 

原文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关于理解2的反证法证明。下面我们试着按照理解2,给一个严格的构造性的证明。

以下的数字指的是自然数。对于整数的情况可以用麻烦一点但是类似的方法处理。

我们依次一个一个的构造这样一些(无穷个)表达规则:

在尚未被已构造的表达规则所表达的数字中,取最小的那个数字,现在构造一个新的规则:令所有的<=20字汉字排列都代表这个数字。

则我们构造的这些表达规则与自然数集有着一一对应。特别的,对任意一个自然数,都存在一个表达规则,使得所有的<=20字汉字排列都代表它。

 

实际上这种递归的构造法正是自然数公理化定义的一种(没学过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…)

咱也写了个影评什么的www

恩,以百分之喵的兴趣写的影评,像是影评,可能是影评,叫做影评也不是不可以的东西吧...

原文就不贴fc2这里了. http://tinyurl.com/2um4th6

还真是喜欢西尾啊啊啊,什么时候能开始看日文版的西尾的小说呢...顺位好靠后 TAT

啊咧日志分类已经一团糟了...

登场角色介绍之序章

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喜欢自己被别人谈论吧。就好像每次都有笑着和人打招呼,每句话都用敬语并以"の"结尾,同学录的评价全是“小红帽是最可爱的女孩子”——有一天却在朋友的QQ空间里看到“这家伙感觉有点腹呢”“每次笑起来都让人不舒服呢”,碰上这种事情无论怎样都高兴不起来的,绝没有半点可能。而另一种情况,时常会错意,时常在魅惑的愉悦之后暗藏更深的痛楚,那种情形,被称赞,被高估,被狠狠地抛起来的那种事情,对于绝非坚强,并无美丽,头脑普通的人们来说,若不是他人甜美的毒药,便是世界恶意的糖果吧。

就算以为理解,
就算以为抓住了羁绊,
却发现双方对于彼此不过是沙漠中绿洲的幻象,是汪洋尽头的海市蜃楼。
是自己青春期看着那些审查过度的童话,肆意萌发又很快破灭的梦想的残影。

幻觉的心情是谁都不懂的,
要说为什么,
因为幻觉一开始就不存在于那里。

所以不用介意,

所以就来愉快的谈谈残像啊幻觉的事情好了 www
非常普通,随处可见的日常,和在里面忙碌的幻觉们的每一天。

一周目

今天把Little Busters一周目打完了,铃Normal End(或者说Bad End)。在去日本之前就开始玩了一点,当时去秋叶原逛的时候的进度连科多犬都还没有登场,但果然最喜欢的就是铃——这样的预感没有错,买了不少周边。

在这几天苦命练习棒球,昨晚好不容易比赛中5局下半逆转战胜运动部之后,毫无悬念的进入了铃线。然后这之后的无论音乐,还是对话——嘛,游戏本体的事情到此为止吧。

觉得好悲伤。

说到底,这种游戏,即便是最普通也最王道最皆大欢喜的热血棒球式的good end,也是我无法承受的吧。看四叠半神话也好,打clannad after也好,与其说是因为缺乏持久力而没法看到最后,不如说是本能的感到恐惧了吧,对于那可以隐约感到的某种强大的会将我击垮的东西。

人这个字,是两个人相互扶持的——看到过无数遍这样的说教。但对于只身一人的我,在这片土地,这颗星球,整个宇宙,只身一人的我,可真是不愿意面对的说法呢。我最需要的,不是爱情,不是成就,而是little busters的伙伴们吧。

童年时有过关系极其好的男生们,我还真是专情呢,同一时间最好的亲友只有一人。现在想起来,是我把他们抛弃了吧。从最初开始,就被父母说和朋友玩时有时候会一副局外人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嘛,真是的,那时候究竟在自以为了不起的望向什么遥远的未来呢。为什么不能更投入一些享受和好朋友们消磨童年呢。如果能一起和邪恶战斗着在血泪中成长起来,我也能组热血的半个棒球队也说不定。但即便现在,此时此刻,我依然都在和他们保持着礼貌和时间和距离。铃那家伙虽然很笨拙至少也很努力了,我却是经年累月的把自己用层层的茧缠起来。全是我的错这点我无话可说。

国三之后专情的对象变成了女生,青春期的骚动也好,日常兴趣变得听歌看书更加淑女化也好,总之取向变成女生了(这种说法果然还是不合适吧)。嘛,这次我倒是没有把眼神放在遥远的地方,可是结局却还是悲剧。爱情什么的不明白,占有欲倒是足够的,至少把对方最为重要的存在对待时也希望被给与同等对待,以组队来说至少是棒球队里互相关注队友HP和MP和技能成长的程度吧,这种程度的感情。现在想起来,所谓要好的一起在一起这种事情,以心灵的距离来说,从来就没有过吧——可以的话我真想一直不注意到这件事情。

长久以来,真是谢谢了,这种话我不说。真的是长久以来呢,长久得我不扳指头都感动了。我是自作多情,是想法太天真,还是卑劣,这种事情不知道,也无所谓了。或许有一天总会忘记吧。


前几天触发意外的事件跑去听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,但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明里那样的存在,即使想跟着歌哭一下都没法流出眼泪呢——啊,把明里换成男生的话倒是有几个,不如说先抛弃朋友的我才是明里吧。即使物理上做不到,至少努力保持联系与关注心情的话,我现在也能热血的打棒球也说不定。

所以说呢,自作自受。

从今往后该怎么做呢。

写完了以后舒服了不少。

今天把老板发来的新课题的邮件扔一边不管打完了一周目铃的路线,找治愈时看了两篇百合文
http://www.yamibo.com/thread-122877-1-1.html
http://www.yamibo.com/thread-121640-1-1.html
虽然百合是很治愈啦但这个世界本身果然很纠结...

如果神存在了就好呢,这样会比较有趣嘛,说不定还可以开启多周目攻略之类,但既然这个世界如此无趣,神什么的果然是不存在的(论证完毕!)。

从今往后该怎么做呢。

写完了以后舒服了不少。总之,像铃那样更加努力一些,就算大概是bad end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返回标题画面了,也更加投入一点把这个一周目完成吧。

Profile

Clover

Author:Clover
喜欢ACGMN以及其它对人生毫无益处的东西 | 梦日记 effect3:ほうちょう,かえる| ♪それでも生きる | 过激友情程度的能力 | 真・ライジングニャットボール

最新記事
最新Comments
最新Trackback
月別Archive
Category
検索 in Clover's world
RSS Link
通往异世界的缝隙
QRコード
QR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